你的位置:首页››女生››耽美››经久

经久木更木更(静水边)-著

主角:江深 白谨一
《经久》是木更木更写的一本纯爱耽美文,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深,白谨一。小说讲述的是拳击少年和芭蕾舞少年的故事。这是一个热烈与温柔,梦想与成长,生活与爱情的乡土十八线爱情故事。
字数:14.59 万字状态:完本时间:2019-11-08 17:3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经久》是木更木更写的一本纯爱耽美文,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深,白谨一。小说讲述的是拳击少年和芭蕾舞少年的故事。这是一个热烈与温柔,梦想与成长,生活与爱情的乡土十八线爱情故事。

故事简介

江深大早上爬起来时,两只眼睛都肿了,他不是太提得起精神,摸摸索索的刚穿好衣服下床,谭玲玲便推门走了进来。

“唷,这是发什么难过梦了。”她仔细看了眼儿子的眼睛,“妈给你拧个帕子。”

江深闷闷的“嗯”了一声,想了想,还是自己趿了拖鞋出去。

谭玲玲等江深洗漱好了,才把毛巾递给他,让他敷在眼睛上。

“爸爸去田里了吗?”江深仰着脑袋坐在小板凳上,他虽然年纪小,但帮起忙来却不含糊,生怕农忙时父亲江落山的腰又给累伤了。

谭玲玲正煮着蛋,闻言笑起来:“没事了,咱家借到了插秧机。”

江深撩起一角毛巾,还挺高兴:“树宝家借的吗”

“你花儿阿姨借的。”谭玲玲凉好了鸡蛋递给儿子,“自己滚啊,滚完吃掉,别浪费。”

Tony鸡在院子里整理着自己的五彩尾巴毛,天气好,阳光宜人又可爱,江深不用去插秧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他边用蛋滚着眼睛,边拿了花生米喂Tony,鸡跟他关系好,最后吃饱喝足了,靠着他打起了盹。

等眼睛没那么肿了,江深才把蛋给咬开,Tony醒过来,去啄他手里最后一点蛋黄。

“哎!”江深把胳膊举高,“你怎么能吃自己的子孙蛋呢?”

谭玲玲在屋里听见了,笑得不行:“他是个公的,自己又不下蛋。”

江深心疼的看着被Tony抢了一半的蛋黄。

谭玲玲换了衣服,准备去田里看一看,走到门口时回头问儿子:“今天还要不要去书店呀?”

“不了,昨天看完了。”江深想到昨天看的《二泉映月》又伤心起来,他揉了揉脸,说,“我要拉筋了。”

“哎哟。”谭玲玲弯下腰亲了自己儿子一口,“咱们深深真勤奋。”

家里不是舞蹈房,没铺地板,就连江深的小房间里都是水泥地,他翻出夏天睡的草席,垫在地上,换了舞鞋和裤子。

下腰劈叉什么的,江深已经做的很熟了,他心里默念着拍子,双腿几乎横劈成了一个一字,让腹部和胸口紧贴着席子。

舞蹈班里除了他,像宋昕这样比较大的女孩儿已经很会立足了,宋昕甚至能在立足后还完成一套相对不错的舞步,所以大部分林老师编排的舞蹈中,女A角都是宋昕来跳。

江深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站起身,摆出了舞蹈鞋顶撑着地面的姿势。

穿衣镜在之前就被搬到了江深的房间里,他双手叉着腰,一腿弯着,似乎在犹豫到底该怎么立,江深看了眼镜子,想着宋昕立足的样子,给自己鼓了把颈,他伸展开胳膊,正一口气猛地立起来时,院子里的Tony突然中气十足的一声嘶鸣。

狗毛在院门口大喊:“深子!你快出来把这只鸡弄走啊!!”

江深:“……”

他捂着鞋尖,真是痛的眼泪都差点出来,没办法只好先把鞋脱了塞到床底下,匆忙看了一眼脚趾似乎没事,才换上拖鞋一瘸一拐的出去。

狗毛奋力捂着脑袋四处躲避,Tony鸡自从来了江深家后因为伙食太好的原因已经胖了一圈,但是体重似乎并不影响它的英勇,五彩尾巴当空划过,恨不得展翅高飞,跳起来就对着狗毛的后脖子就是一口。

“嗷!!!”狗毛大喊,“江深!你快把它弄走!!”

江深只好过去赶Tony:“你怎么又来了?”

狗毛离得他远远的,就怕鸡又过来:“我这不是过来带你去田里看看咱家那台大的插秧机嘛。”

江深:“插秧机有什么好看的。”

狗毛:“那你在家干嘛呢?”他低头看了一眼,皱起眉,“脚怎么了?”

江深不怎么在意:“刚磕了一下。”

“拉倒吧。”狗毛按着他在院子里坐下,“你都出血了!”

江深这才发现自己大母脚趾的趾甲似乎劈开了一些,血流的不多,江深擦了擦就干净了,痛倒是没多痛,他又揉了揉趾骨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拿个指甲钳给我。”江深吩咐狗毛。

狗毛显然在家里被青灵子使唤惯了,毫无落差感的就去屋里给江深拿了指甲钳出来。

江深凑着阳光把十个趾甲都剪了一遍,边剪边问狗毛:“插秧机我爸在开?”

狗毛乐:“你爸车技还不错,本来陈老实还想帮他开一半,现在哪用得着他呀。”

江深不怎么赞同:“你怎么能喊叔叔名字呢。”

狗毛撇了撇嘴:“我家就我妈一个太上皇,陈老实的地位还不如我和青灵子。”狗毛举起手,伸出五个指头,满脸坦然的一个一个掰,“我妈,我妹,我家那条法斗——我和陈老实。”

江深笑的差点没捏住指甲钳,狗毛见他高兴了才似乎松了口气:“唉,瞧你昨天哭的,我当你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呢。”

江深把指甲钳扔给他:“我那是看书哭的!”

“你有病啊。”狗毛嫌弃道,“大男人看本少女漫画还哭。”

江深:“……”

中午吃饭完,江深就又要去文化宫了,谭玲玲特意给他煮了两个蛋带上:“饿了垫垫饥,舞鞋带好了吗?”

江深蹲在房间地上,从床底下勾着绑带把鞋子拖出来:“带啦。”

他背了个双肩包,衣服鞋子都塞了进去,顺便也放好了鸡蛋:“我走啦!”

“零钱!”谭玲玲提醒他,“路上当心啊。”

江深一路跑着去赶车,路过镇上书店时,老头儿又在门帘那儿低着头看报纸。

江深喊他:“爷爷!”

老头儿从老花镜底下懒洋洋地提了提眼皮,等看清楚是江深后,不怎么耐烦地挥了挥手。

江深捋了下头发,他表情严肃,打开双臂,一条腿支撑着转了三百六十度,最后还弯腰做了个谢幕动作。

老头愣了下,忍不住笑骂道:“小兔崽子,你烦不烦!”

江深咧开嘴,笑的眼都没了,他又朝着老头儿挥了挥手,这才急匆匆地赶上了班车。

入了四五月后,天气暖和地都快起来,江深进了舞蹈房就看见满屋子的花花绿绿,小姑娘的裙摆和花舞鞋到处都是,阳关底下,漂亮的像蝴蝶一样。

宋昕先看见了他,不怎么满意道:“你怎么又黑了呀?”

江深看了看自己胳膊,有些不好意思:“家里要干活,太阳晒的。”

“黑了不好看。”有别的女生说,“你要涂防晒霜。”

江深不怎么懂:“什么叫防晒霜?”

宋昕赶他去换衣服:“等下给你涂!”

林老师进教室时就看见江深盘腿坐在角落里,一堆女孩儿正围着他往他脸上涂涂抹抹,十来岁的小姑娘除了偷带几支妈妈的口红外也没别的化妆品,江深除了嘴唇和脸颊,眉心还被点了个红点。

林老师哭笑不得:“别欺负江深了,人家是男孩子。”

女生们振振有词:“可他太黑了,就跟隔壁那些男孩子似的。”

林老师拉江深起来,也不知道男生被涂了什么牌子的防晒霜,脖子和脸都分割成了两个颜色:“去洗洗。”她从包里拿出卸妆水和化妆棉,“倒一点上去慢慢抹,干净了在用清水洗。”

江深可从没用过这么时髦的东西,就连在母亲谭玲玲的化妆台上都没见过,他一路认认真真的记着步骤,到洗脸池边上时看见已经有人在那儿了。

白谨一又是满身汗的模样,凑着水龙头冲脸,走进了看他其实还要比江深矮一点,估摸着半个指节的高度。

他抹了把脸直起身,又粗又黑的眉毛拧着。

江深不知怎的,有些怵他,主动解释说:“我来洗脸……”

“谁给你画的?”白谨一问。

江深张了张嘴,讷讷道:“女生们画的。”

白谨一嗤鼻:“娘娘腔。”

江深看了他一眼,不怎么高兴,沉默着去开水龙头。

白谨一没走,江深也不管他,笨手笨脚的遵着顺序将卸妆水倒在化妆棉上,因为洗脸池没镜子,他只能凭感觉胡乱抹脸上。

“左边脸上还有。”白谨一突然道。

江深动作顿了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听话的抹过去。

“右边。”白谨一一口一个指令,“再右边点。”

他啧了一声,“你怎么那么笨。”

江深:“……”

白谨一拿过对方摆在旁边的卸妆水,倒了点在化妆棉上,看向江深,不耐烦道:“过来。”

江深不太乐意:“我自己能行……”

白谨一冷笑了下,他侧头咬下右手的拳套,叼在嘴里,掏出手机,二话不说地对着江深的脸拍了张照,然后翻过机身将照片举到了江深面前。

也不知是江深镜头感太好,还是白谨一抓拍的手太稳,照片居然丝毫不模糊,细节瑕疵都清清楚楚,江深脸上的口红印子被晕染成片,唇红齿白间眉心那一颗朱砂衬着他那半痴不痴的表情真是说不出有几分趣味。

白谨一收起手机,也不管江深什么反应,将拳套扔到一边,拿着化妆棉按到了对方脸上:“张嘴。”

    1. 耽美小说

      耽美小说相信是很多女生们喜欢们的类型,必竟帅帅的温柔小男生,霸道的阳光少年哪个不喜欢呢。这里无忧小说网为大家推荐2019年最受欢迎的耽美小说,霸道忠犬攻,强取豪夺攻,温柔善诱攻各种类型,总有一款你能get到他的帅点。最喜搞笑耽美文,读起来觉得轻松有爱又欢快,...

    1. 纯爱小说

      纯爱小说虽然是言情小说的一种,但故事中的男女感情却十分纯洁。作者通过淡淡忧伤却深深感人的爱情,来引发人们对纯情美好爱情的向往。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推荐好看的纯爱小说,包含青春纯爱小说、校园纯爱小说、都市纯爱小说、古言和现代纯爱小说等类型,让读者可以找回纯...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